微信公众平台
查看: 1233|回复: 0

敬惜字纸功德太大

62

主题

103

帖子

799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799
北二马路 发表于 2015-3-22 23:4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北二马路 于 2015-3-22 23:47 编辑
文昌惜字功过律

吕祖师谕


民国辛丑年十二月初三夜降于泰京宏德堂,近世以来关于文字蹂躏特甚。虽屡降敬惜之训。而日久玩忽视为具文。能恒久遵行而不辍者能有几人。遂致文字大遭其劫。名为读书之士,而亦用字纸裹物。名为作善之流,而亦将文章践踏。或者惜其纸之有用,而忘其字之可尊。此无他,皆以为小善而不屑为。习然不察,而未明事理者也。 上方瞋怒。顷已议出重罚之条。除惜字条例及玉律所载各罚科外,又增极重极惨之条,加入此次疫劫之内。凡家有糟踏字迹者,必罹疫劫毫无挽救。自兹以后,我门下弟子,及修持之士。凡笃信吾言者。即从今以后,永勿再用字纸裹物,或轻用字迹。如随便开单写条等事。凡事已无须用文字者。概以言语处理之。庶可少作此业,而招天谴也。此关重开太平之机兆。移风易俗之先声。望尔诸生,身体力行,切勿再事悠忽,视同壁上观也。知关重条,特以传告。其各凛遵,勿违为要。

曾子劝敬惜字纸


盍闻古圣人制成文字。卦画龟形,而分鸟迹,是文字也。深有益世道人心。固人人不可不知,亦人人不可不敬也。士而无字,诗书奚可以学。农而无字,四时奚可以耕。商而无字,贸易奚可以通。工而无字,艺术奚可以精。字纸乃圣人之血脉。字纸可不惜乎。惜字纸之功大矣哉。奈何今之世人,昏昏眛眛。以字纸裹物。任男女之践踏。掷下于污池。靡知后日将谁归。以致子孙愚蠢,而为无用之人。或双眼失明,成为废疾。斯时也,悔之已晚矣。吾今临堂,略举世人弊端,以劝戒群生。愿至急回头顿悟。是余之所深望也夫。

季路夫子论敬惜字纸之功


溯为上古,世无文字,文明未肇,人皆穴居。文字者乃古圣仓颉夫子奉 黄帝之命,而广集禽鸟兽类之足迹与龟文等,苦心孤诣,研究而制成者也。俾使万世免结绳之苦,其功莫大也。古昔之记事今观书典而可悉知。河山远隔之遥,以文字可通彼我之情。而今之世,胸罗万卷,博学高才之士,随意任笔挥毫成章成词,或编法律以治世,或印标志以宣传,士农工商无不藉字以宏扬而收其效也。唐太宗亲驾远征过海,忽起波浪滔天。帝即御书『免朝』大字焚落于海中而告浪平。文字之用者,广而大也。奈何于此三期末运,文明昌盛,反而道德衰微。视文字不知敬惜,任意散撒路上,由人践踏,而无人捡拾。或以包货,或以裹鞋,或以拭粪渎圣迹,其罪重而大矣。屡见文人学士,既读圣贤之书,而偏背圣贤之训。不惜敬字纸,罪加一等。根据金科玉律记载,不敬惜字纸者,重者盲目折寿。轻则削福减禄。愿尔世人,当思 古圣制字之苦心。路见字纸,随即捡拾。如字纸染污者洗而曝之,焚而藏之。聚集一箱敬送海中,则获福无穷。家道昌盛。兰桂腾芳。敬而惜之,珍而重之,功莫大焉。

文昌帝君惜字功律二十四条


⊙平生以银钱买字纸至家,香汤浴焚者。万功。增寿一纪。得享富贵。子孙贤孝。
⊙平生偏拾字纸至家,香水浴焚者。万功。增寿一纪。长享富贵。子孙荣贵。
⊙多收字纸,字灰深埋净地者。一千功。安乐不流离。子孙昌盛。
⊙刊刻惜字书文,偏传世人者。五百功。永无是非。多生贵子。
⊙抄写敬重字纸书训,阖门令其珍惜者。三百功。子孙发达。
⊙见惜字文留示子孙,及己身敬信供礼者。百功。安乐无祸。
⊙化人银钱,买字纸浴焚者。百功。寿增一纪。施财人永远富贵。
⊙劝世人惜字。并焚怪异淫乱等书者。百功。本身增寿。子孙昌盛。
⊙僧道不以有字之幡幕作囊杂用。能自戒劝人者。五十功。德名光显。
⊙见人作践字纸。能以素纸换焚。或以他物换焚者。五十功。百病不生。转祸为福。
⊙禁人不以字纸拭秽者。五十功。其人昌盛。
⊙凡人有难。或急或缓。见字纸必焚浴者,万字十功。即得平安。
⊙劝人不以字纸及钱,放床褥下者。十功。一生永得平 安。
⊙偶遇秽处,见字纸即收起,不轻忽者。十功。一生平安。
⊙禁人马上有文字及钱不骑者。十功。永得安乐。
⊙不以字纸及书,夹鞋样。自戒内眷及劝人者。六十功。子孙智慧。不忤逆。
⊙劝人不以书字。置湿处霉烂。并扯碎毁践者。十功。必得名寿。
⊙生平不轻笔乱写,涂抹好书者。十功。永无凶事。
⊙刮洗器物门壁上字者。十功。眼目光明。
⊙赞扬敬字文为功德者。十功。获福必多。
⊙见人以字纸封盖荤臭器皿。换取浴焚者。十功。无恶事相遇。
⊙遇字纸污秽,漂净水中。百字一功。免诸疾障。
⊙以字纸焚香炉中者。五功。得享吉祥。
⊙代人收采浴焚字。万字一功。得享清福。劝人多惜报应如例。

文昌帝君亵字罪律二十九条


⊙将人钱买要浴焚之字纸,取用作践者。一百罪。殀折。子孙贫贱。骗人买字纸钱,不买字纸焚者。一百罪。定然恶病夭折。

⊙己身不敬字纸经书。又不训教子弟,递相轻侮者。一百罪。恶疮遍体。生痴聋暗哑。

⊙遇字纸焚处,踏践扑灭收用者。八十罪。定生肿毒。

⊙家中破书废纸,换碗换糖作践者。八十罪。定生痴聋暗哑。

⊙家藏敬字书文,或拭秽并靡烂者。七十罪。多恶事无救。

⊙僧道以有字幡。作囊杂用者。六十罪。薄福受刑。

⊙以字纸包药裹经书木鱼器用者。五十罪。蒙蔽慧心。

⊙以字纸拭物拭几,及揉搓弃地者。四十罪。遭流离去智慧。

⊙劝善书惜字文,不信不传者。三十罪。穷年窘迫。生不肖子。

⊙以经书字纸,放船舱底,并马上骑坐者。十罪。生疮受人欺侮。

⊙已身不敬字纸,反笑人者。十五罪。多遭横非。

⊙以字纸漂污水,焚秽地者。十五罪。多目疾皆盲。

⊙以经书作枕头,及以钱与字放床褥者。十五罪。穷苦受杖。

⊙以字纸引火打亮者。十罪。生疮癣。

⊙见妇女剪字纸做鞋样,为花垫盘盛盒,男子不禁止者。十罪。受官刑惩。

⊙字纸糊窗垫,褙屏表书者。定冤枉不明。

⊙以字纸嚼烂吐壁上,及扯碎作书捻者。十罪。烂唇。手生恶疮。

⊙掩眛敬字纸功德者。十罪。不得吉祥。

⊙女眷以字纸书夹鞋样,男子不禁止者。十罪。不得吉祥。

⊙妇女绣字于荷包,香袋、扇插、枕头上,不行禁谕,及系带于腰间,枕卧亵污者。五罪。得晕眩拘孪疾。

⊙亲笔乱写。抛散不顾,及旋写旋抹者。五罪。足生毒疮。

⊙以字纸扇书启插鞋袜者。五罪。足生毒疮。

⊙以字号写器物上,致人坐践者。四罪。家店不祥。

⊙以不净手检阅经书者。三罪。生叉指疮。

⊙以字砖垫路者。三罪。行事不顺遂。

⊙于地上画字者。三罪。多遇险阻。

⊙剜裁字迹者。一罪。多受惊。

⊙以字纸褙神像,拾纳墙壁内者。一罪。虽有别功不录。

宥悔遂报例


⊙无子者,如于灶神前,家堂前,文帝案前,申文发愿。终身敬惜字纸。及印送惜字书籍。上富万部。中富五千部。下富千部。贫者二百部。准于生子聪明富贵,增福增寿。

⊙倡立惜字会。或独立惜字社。或劝设惜字会。得有一项成立。而本身能令合家敬惜不懈,或化及一方一邑者。准于求子得子,求富得富。求福得福。求官得官。以及病者求安得安。凡有所求无不遂愿。

⊙购赠惜字篾篓百只者。增寿三年。多者依此类推。永不患眼疾。

⊙购置木质字篓百只,或洋铁簏百只。悬挂街头巷内者。增寿五年。不遭恶事。多者依此类推。

⊙募印惜字书籍五千部以上者。赐福增寿。子孙贤达。

⊙独立捐资印送惜字书籍千部以上,而不为求子者。准于合家消灾获福。益寿延年。

惜字懈灾


榆王者香字筱兰。青囊济世。贫者施以药,活人无数。创立惜字社。砌造字纸库,收买焚化,灰送长流。一朝四邻失慎。独王宅未遭回禄。后匪过王宅数次,亦无损失。有人告王曰:『火起之时,见火上有人执旗保护君宅。又匪过时听匪令曰。毋许损害。此乃先生惜字之功。所以神钦人服。』其人欲入惜字社,王许之,并曰:小善报近。大善报远。施不望报。请勿多言。其后王寿九十。子孙俱显。同社之家,皆兴盛焉。

江苏扬州甘泉县。高明字厚夫。乏嗣。遂发心立惜字会。收买字纸焚化。又墙上招贴,如有揭下之碎字纸。提高收价。及每岁底春联抱柱之碎字纸,格外提高价值。并以收字纸多寡定节赏之轻重。雇工莫不争收。境内毫无遗弃。每年如此。生二子。贤孝发达。数世贵显。寿八十九无病而终。

字灰安澜


海舟载货。南北运输。每逢大风险及水面漩涡,则惊涛骇浪。高可数丈余,偶一遇此。其舟必覆。向无安全之法。航海之船。危险万分。往往罹此害者十之七八。后蒙 慈音佛大慈大悲示航海船家。各宜发心向善,忏悔前愆,敬惜字纸。如有风险。惟字灰多带。用油篓盛之。临时放下。即平稳无碍。各船叩谢鸿恩。遂遵行。果验。嗣后凡航海各船。无字灰竟不开行。并倡惜字社收买焚化。以为救命之宝。惜字功效。顾不大欤。

敬字大牌袪匪


清江金宝盛。开典当铺于武定。一夜匪盗数十人,劈门蜂拥而入。偏寻金典主不见。将家人尽捆缚,搜索金银珠宝。饱载数车,将欲起行。忽红光满屋。门外似有兵数百人,喊声震地。匪盗闻之惊惶逃窜。带来之车马刀枪,尽弃而去。忽有一金甲神将出现。手持敬字大牌。光华闪灼。人皆见之,不知其故。询之典主。乃云我无他长,不过收买旧书残籍字纸焚化。历年票根赈簿不淮卖。检收焚之灰送于河。故得天神护佑之感也。

埋葬字灰子孙显贵


湖南孙贵生。敬惜字纸。污秽者洗以柏水。焚后灰埋净土。廿余年如一日。生二子,一团副,一将军。亲友效之。均皆显贵,子孙亦多。此系埋葬字灰之报也。

裸体画报


福建许百川。画工笔人物。善彩色春宫,女子洗浴,裸体跳舞,摩拟秘戏,最新小说风流白话。一时名重价高。书坊争聘。自诩其长。一日忽然雷雨交作,一雷击其两手。妻妾媳女均不守妇道,日夜淫乱。许曰:我作淫画,雷击我手,罪不能抵又令我妻女淫报。害人正所以害己也。突来数十匪盗。奸死妻妾,杀许与子。劫去财帛,掳去媳女放火将屋及淫画稿板,都付焚如,诚惨报也可不戒欤。

污亵字纸致遭兵燹


上海市闸南北于光复后工厂工人,以及居民多不爱惜字纸。或以之焚火,或以之拭秽。遍处飘扬,听其践踏,狼戾字迹达于极点。在民国二十年战祸未兴之前。忽有一童子于闸北市上歌曰:奇哉其灾,赤乌飞来,斯文有灵,闸北上海。言已。追之不见。未数月,果遭日本兵燹之祸,惨不可言。

拾字愈病


开封郑广才。家贫,患痨病,求医无力。亲邻助资延医诊治,无效。一日因过字纸炉。见人焚化,人并述及果报迅速乃感悟。即发心带病拾字,归亦焚于字炉。初拾精神尚疲惫。愈拾精神愈长。拾之半年,遂恢复原状。自思惜字半年居然却病。可见惜字之功,感应如此神速若。若终生行之福报更可想见。遂发愿终身惜字。后果寿而且康。

倡牌变人


上海闸北某烟草公司。某某经理,首倡香烟牌,将古书如三国志、封神榜、济公传、红莲寺、水浒传、七剑十三侠、岳传、西厢记、红楼梦诸书之古人为标题。牌之背面,书写蝇头小楷,叙明事迹。纸烟吸尽,烟牌多半抛弃。作践污秽莫此为甚。某经理死后,往美国变一洋狗。腹上有某公司经理某姓名字样。人呼其名则摇尾摆首似应声状。旋以原名为狗名。事传某经理兄弟子侄之家。遂以重金买回。击于一室顾全体面。民国廿一年日本强占上海,战祸肇兴公司竟焚。识者以为首倡香烟牌之果报。奉劝其它公司迅改除。切勿尤而效之。功莫大焉。

食物印字报遭绝嗣


豫省西南乡自治学员张永庆。毕业后,即充本县科长,因公外出夜宿文昌宫。梦见帝君训曰。尔生好善,专习字纸故有今日。但小业不知果报命尔劝之。伞扇刻字,难免亵字之罪。既穷且夭。茶食店,点心店,糕馒上印字。一入咽喉化为何物,其罪更大。不生哑子即绝后嗣。应用器物上刻字,任人坐践其上,家不能兴。纸扎店剪字,灰必飘扬。罪同亵字,终生穷困。梦醒而起,归告县长,县长不信。旋即暗查各小业有茶食店无后,生一哑子。遂令糕馒不印字。该店并愿敬惜字纸,印书送人。以抵印糕之罪。不一年其子能言。科长将梦中果报。忠告各业。以茶食店引为明证。各业俱改悔。而后穷者转富。夭者转寿。病者转愈。科长自此辞职。与各业户立一惜字会。专惜字纸。生子聪明,而家也富厚也。

征验录


苏申张福昌纸坊。专卖字纸造还魂纸。以为营业。得利颇厚。家遂饶裕。有三子皆聪慧。一日。有人来坊买纸。见纸上有黑点。迎日照之。字形显露。笔画现出。其人乃曰此字纸也。宜焚之。宝坊以此射利。其能久乎。买纸者言已。拂袖而去。阅数月一日夜深。坊中人尽熟睡。突然火起。店东店伙暨三子。俱宿坊中。适有康泰典铺两伙友。来坊兜售积年旧赈簿。亦留歇坊里。讵被祝融一炬。阁家与两客同罹火劫。烂耳焦头。一堆白骨。惨状难堪。所有历年余资。及所置货物。烧毁一空。世之操此业者。应以为鉴。

侵吞惜字公款致遭狱死


苏州西乡某乡长。以势力强入惜字社为经理。每岁鲸吞惜字公款。有一子三孙。未几乡长改选。父子沿门活动。请人联选。民众不但不选。且公呈诉控父子罪状。举出证据到县。一面另选公正人员充当乡长。一面公呈数起。嗣经县长鞠讯。渎职殃民情形属实。按法坐罪。于是前乡长父子恼羞成疾。遂死于狱。其三孙一盲。一哑。一夭死。观此殊为凛然。

燃字纸吸烟致遭二目失明


陈州陈一诚字上达。高小毕业。家贫不能升学。遂立私塾训蒙。一时束修丰厚。桃李盈门。先生常燃字纸吸烟。又不诫谕生徒。任其作践忽于五月十五日下午一点钟风雨大作。有一人雄冠偑剑。武装威严。突入馆内问曰。尔非文明人乎。何以不惜文字。须知明生于文。不文何明。尔既不惜。特来取尔之明。为读圣贤书依字养生而不敬惜字纸者戒。言毕。取桌上红笔点其二目。立时昏仆。良久苏醒。二目遂失明矣。

悔悟惜字得子享年


泰州钱驼子。开张杂货店。素不信敬惜字纸。生意淡薄。生一子聪明。遂入学堂。由高小而初中而大学。亦不惜字。可为有其父必有其子矣。遇有经书典籍。随笔涂之以墨。日间垫坐。夜间枕头。毫无忌惮。子未卒业。身行江中遇风。舟覆而亡。驼子恸甚。哭子而昏。见子在前曰。我父不惜字纸。又不以义方教子。我因不惜字绝寿。望父改悔前非。否则无良好之结果也。言毕不见。驼子醒后语于人曰。吾子不惜字纸绝寿。劝吾惜字。云云。于是收买字纸。五六年复生一哑子。印送惜字书万卷。又敬惜三年。哑子忽然能言。遂发终身惜字之愿。家店复兴。寿亦高大。

亵字遭焚悛悔愈疾


青州西南有寺改为高小学堂。寺内藏经最多。有学生四人宿其内。雪夜严寒。两人用经烧炕。一人以经烧水洗面。一人心非之。劝之不止。烧炕两生回家共宿书房。其家常以字纸拭几砚。擦垢污。举家患疮疾。复以燃灯糊窗裱物包物。二生父母俱瞽目。夜半起火。所有房舍财物都付焚如。烧炕之学生与其子。俱焚死。烧水之生。后患满面恶疮。历数年。非常痛苦。后诚心忏悔。勉力惜字乃愈。心非之生。得小康之果报。终生惜字而无间焉。

一言阻善幸悔获全


雍州邵秀才名全。法政毕业。有友人欲刻惜字书劝世。向之募助。邵曰。我岂吝财耶。无如世界文明。非但不敬。反而作践。谁之过欤。莫如不刻送为佳。一月之后。忽有一武人持春秋刀入室曰。吾奉 关玉皇之命来问尔罪。尔既读书。缘何阻人印送惜字书。使人相率效尤。尔罪大矣。快速前来试吾一刀。邵惧甚。叩头谢罪。武人曰。尔为文明人。作迷信事耶。邵叩头不已。曰。敬惜字纸。并非迷信。字养千口。民生必需。无字无文。国乃不昌。愿抄传刻印。立惜字会收买字纸焚化。并画 尊像朝夕叩拜。武人叱曰。姑照汝言复命。饶汝初犯。再观后效。遂出门而去。邵于是惜字十年。家业富足。常对人曰。一言获罪。莫甚于阻人为善也。尚祈慎之。

绣字污亵发疔毙命


扬州宝塔湾贾姓女。机巧异常。嫁于苏州阊门顾绣店王姓之子为妻。满月后。日以针线为工。务喜绣正草隶篆等字于荷包。香袋。扇插。枕头等物。一时人争买之。系带腰间。枕卧床上。亵污字迹。日积月累。获罪匪浅。其妇常患头晕。又两手轮发疔疮。虽医罔效。一夜梦祖母责之曰。尔绣字污亵。其罪甚大。尔夭寿矣。醒即语众。人不之信。未数日。果疔发而亡。

淫亵佛典家败人亡


南京世家某。博学多才。喜花柳。性豪侈。纳娼妓为小。星期日坐笙歌花酒之前。如在天空。琼楼玉阁。巧样装饰。穷奢极欲。以黄金一付。题曰。色即是空空即色。卿须怜我我怜卿。自书自撰。自鸣得意。后因闲事缠讼。家业日消。歌台烟散。舞妓云亡。智者以为联字乃预谶云。且引佛经而为淫联。亵污孰甚。家败人亡。固其宜也。

刻字亵字获罹阴谴


杭州刻字工匠吕文华。病日久。夜间有人敲门。问曰何事。曰要事。遂开门放入。其人曰。吾主人命吾带你同去。工匠曰。吾病不起。其人曰。抛之可也。促之行。文华之妻闻之不忍。亦随其后。行数武。至一高大衙门。进内仰视。见一问官南面而坐。赫赫如神。问曰。尔秽亵字纸。照法当受刑责。文华叩诉曰。小人系刻字业。不得不尔。官曰。为刻字业原无不可。汝当擦洗之时。落下字迹。应收而焚之。灰送长流或净土。汝乃不此之为。弃于秽污之中。任其狼藉。非亵字而何。文华默默。其官遂用红笔在文华身上圈几大圈。杖六十。驱出。其妻亲见亲闻。扶夫以归。回头视之。则衙顿杳。未几文华圈处发毒。杖处流血。痛不可当。呻吟床第。昼夜不休。旬日即亡。妻将以上之事告人。永为刻字殷鉴。

教师秽亵雷击亡身




【转帖即为法布施,功德无量】出处参考:http://www.foyuan.net/article-846245-1.html

湖北东南乡于耀庭。初级师范卒业。充当小学教员。生平不惜字迹。或墨或铅或粉笔。无论桌上地上板上墙上。随笔写字。任意践踏。并且便溺看书。又用字纸烧茶拭秽。便溺后又不洗手。检阅经典。甚至卧床看书。睡塾书垫身底。学生作践字纸。亦不之戒。忽患目疾。左眼不明。仍不知悔。一日忽遭雷击。未死。终日奔走市井。以及学堂书房。自白其罪。条分缕晰。某罪应如何果报。今我已犯不赦之罪。尔等不可效我之行。致遭如此显报。当以我为炯戒。不数日而亡。

污亵国宝惨遭雷击

有一女子骑驴。忽被雷击死路旁。识者知系周村魏家妇。秦家女也。细察雷击之故。该妇平时多以字纸覆瓶。塞瓶。糊窗。拭秽。此日正值经期。驴背有布袋。内置铜元数百元枚。其女坐跨驴上。致遭污秽国宝之报。国宝即铜元。上有字。此事属曹州曹县。光复后也。

惜字三世出通儒

安南钱万字选青。国籍。其家三世敬惜字纸。子名化龙。硕学通儒。生两孙荣贵荣华。均有才名。一任政界。一任学界。当化龙未生以前。文昌帝君于北平善坛寄来谕文一道。启视之。训曰。安南钱选青。乃祖乃父敬惜字纸。共有三世。未敢蹉跎。丹桂籍上。注明非诬。尔子尔孙。应出通儒。累代显贵。张我版图。如再敬惜。福如江河。绵绵不绝。斯言允孚。钦此钦遵。毋违特谕。民国元年三月十五日。选青读毕。虽叩谢鸿恩。然于心究未深信。后二子果贵显。生孙五。俱聪慧过人。始信训谕之不虚。遂教子孙永远敬惜字纸。并载之家乘。垂示云礽。以征信也。

浴焚字纸老蚌生珠

广西某有才。敬重字迹。收买焚化。污者浴以香水或柏水净水。晒干后焚。行持二十年未敢少懈。某本无子。晚年得一子名德生。天资聪顈。不仅过目成诵。而下笔万言应试无不高标。着书立说。韦草江花。英华锦绣。人争羡之。大有洛阳纸贵之慨。其父喜不自胜。乃训德生曰。汝所以得有今日者。未始非吾平日勤惜字纸之报也。汝宜教后世子孙敬惜字纸。亦如吾之生平则世世必出一鸿儒。亦如汝之博学也。德生唯唯遵命而行。教子孙惜字。由是福寿益增。门楣丕振。岂不懿欤。

江西俞县长德政

陕西俞文宗字焕章。任江西某县县长。闻窑户于磁器上写字。或蝇头小楷。以壮美观。因此射利亦厚。沿成恶习。殊不知破碎必弃之粪土。俞公稔之此弊。下车伊始。即出示严禁各窑其文曰。为出示严禁事。照得字为国粹。关系文化殊深。昔仓圣造字以代结绳。而后世人群记事始备。文明进步。于此肇基。教化大行。赖此发展。任何人士俱应敬惜。国粹所关。文化所系。何彼无知窑户。竟敢于磁器上写字炫美。希图射利。可知磁器破碎。弃之粪土。终古不灭。污亵殊甚。本县长下车伊始。不忍不教而殊。合亟布告周知。从此一律严禁。毋许窑户于一切磁器上写字炫耀。傥敢故违。立即提究不贷。其各凛遵毋违。特示。遂终其任而市上无有字之磁器。俞公少时。虔诵惜字宝训。并敬惜字纸。在任时。公余逢人劝化。并印送各种惜字书万部。公之子孙均显达。而公亦得寿考之征。

保存经版获福

嘉兴西乡方子俊字秀夫。富而悭吝。中年得一子。痴呆多病。妻董氏。甚贤淑。力劝其夫广行善事。敬惜字迹。收买残籍淫书。夫乃允。遂照行。好游山水。偶见古庙厢屋内存旧板数堆。残缺不全。泥污朽烂。询之住持僧以无主答之。俊与住持说明将旧板运回。全者并之一箱。箱外题明某经之板。烂者补之。造楼而藏。不正之板尽行焚毁。后子疾无药而瘥。不独不呆。且极灵敏。又生一子。得七孙。俱富厚显达。人仰慕之。

印送善书享大年

淮安柏敏字广学。有才名暗行阴德。人莫知之。喜收因果善书。抄录分送。破旧则黏补整齐。惜字如宝。并重印感应直解。惜字因果。八德善章送人。函索即寄。面索必恭而赠之。并劝以敬惜勿秽。慎勿高搁。如不阅则转送他人。力行数十年如一日。寿登耄耋。子孙繁盛。如此福寿。谓非惜字报乎。

惜字化劫增寿得子

东台县郭福五字寿光。少读书习字。动于字上加字。路遇一人谓郭曰。汝字上加字。字迹不清。作践殊甚。寿派三九。又派无子。云云。其人顿杳。郭异之。后改悔。并珍惜爱敬。广传文帝功罪律。一日贩货于外。船泊小镇歇宿。此时同泊之船甚多。郭见岸上字纸糜烂。逐一检收。因晚未检得齐。拟天明再检。舟亦逗留。而同泊之舟开未多时。忽闻前船遇盗。郭舟独免于难。见该处宋姓行主家四壁糊以报纸。宋无子。劝以积善求嗣。宋云无力。郭以不费钱不出户。亦可积善。宋请详言。乃告敬惜字纸。将四墙报纸先用净水润湿。轻轻揭下。俟干焚灰。付之通流。时时如此存心。遇有字纸必拾。积久即可得子。宋听之。即奉行惜字功罪律。果生一子。郭妇亦生子二。寿七十五岁。

惜字并印送善书善报

海州曾纯儒字席珍。任某县保商团团长。一生廉洁。最喜善书因果。阴骘文。功过格。戒杀放生文。印送各业。并提倡惜字会。收买字纸残书。以及淫画淫书春宫春方赌具堕胎诸书。尽付丙丁。并劝各号不用字纸。回报纸包裹铜元货物。商界于是奉行。转化工业与学农各界。俱实行敬惜字纸。凡遇邻村荒歉。必设法公同赈济。一人仁爱。一乡受惠。全活无算。曾公生五子。俱发达品学兼优。公享寿九十一岁。宁非惜字之验欤。

字灰保险

近州康缙绅。出入带大小布袋系于腰间。拾取道路墙缝字纸。纳入袋内。污秽者另纳入一袋。归洗晒干焚灰。遇航江海船多托之带下江海。闻其船遇暴风将覆呼号无效。惟洒字灰则船稳风平。履险如夷。至今海船多喜带字灰保险。康寿九十四。子孙五世发达。惜字功效诚非浅鲜。洒灰尚有救命之功。拾取亦有显达之报。人恶可不惜字纸哉。

惜字享年昌后

阜宁唐永善。珍重字迹。收买字纸残书废籍。立会建炉。雇工收拾。付以麻袋竹篓铁钳铁铲铁钩。污秽者钳之。远者钩之。另置洗晒。招贴墙壁者铲之。收归焚化。灰送之河。遇破磁碎器或砖瓦有字者埋之净土。凡有惜字书文。功过因果。各种善书。捐资印送。其于风流小说。淫书画。邪词曲。春宫方。遇有如此诸书。均收而焚之。后入寺游览见字纸一箱。询僧欲售。唐尽买归。送之字炉焚化。寿九十八而终。子孙蕃衍。富贵两全。惜字福报。有如此者。

装运善事书巧博厚利

毫州汪登科字连甲。与兄登第。弟登瀛。同居一室。兄弟怡怡。创立惜字社。科第均贩货江南。祇瀛弟为塾师。勤劝学生家长。捐资广印惜字功罪果报。并感应篇放生文各善书。请兄带至江南施送。因守书迟延三日。同业各船不守而去。嗣科船行至江南某处。满戴货物。适该处两日前火烧货栈数十家。科货到此脱当。其价提高。获利甚厚。货甫售空。又到几船。而该货复贱。同业不服。察科何缘。乃知系守善书。及平时惜字故耳。所以得遇此机。而获厚利。后同人均仿效。立社惜字。俱富裕焉。

悔过惜字延生

苏申某某大学文科教员尤少卿。专尚时髦。翻文言为白话。并作风流小说。不惜字纸。日伏案见父至。忘其死。问何来。父曰。带汝归。遂与父同行。见一高房。封固森严。二人监守其内。哀号哭泣。声闻数里。遂问之。守者曰。尔既读书。应知不惜字。不尚文。及编邪词淫曲者。入此无闲地狱。永不超升。断绝香烟。尤闻之。惊魂丧胆。毛骨悚然。父曰。速悔改。可转祸为福也。少卿醒后。则曰见鬼见鬼。细细思量。顿觉前非。遂下笔留心。改其所为。着劝人勿践字纸文。印送同志。行之二年。生一子焉。

惜字添子智慧

曹县姚封翁。家饶裕。子入学肄业。天资鲁钝。有一人突入曰。我奉命来。因汝存心惜字。劝化多人。故添汝子智慧。袖出一丸。与汝子食之。遂不见。翁异其事。视手中丸有光夺目。知非泛泛。令子食之。后果聪慧异常。博通今古。学理精深。旋征博士。生孙五。曾孙十二。均显达。

惜字会员整个免疫

惜字化劫

江苏盐城县西门外太平桥南。民二春闲捐厘局失慎。门前所悬之旗。焚而飘之河北。落于竹厂竹梢之上。遂延烧至八卦阵。孔家墩。竟达千余家。自仁济善堂成立。第一敬惜字纸。收买残书废籍。广赠字簏。雇工逐日收罗焚化。灰用油篓装盛。多由海舟运送于海。以及济人利物各种慈善事业二十余项。历年以来。不独火灾由此减轻。而联军过境。及城池失陷。城内得未遭涂炭者。虽云得端人正士维持其间。而积德感天。惜字获报。未尝不与有功焉。

惜字于无形

有司法官龚九皋者字鹤鸣。存心惜字于无形之间。凡关人性命名节功名。离婚闺之隐微。离人骨肉等事。下笔无有不慎。其对谋人自肥。倾人取位。陵老欺幼。挟私怀隙。唆人构怒。颠倒是非。淫词艳曲。诗扎笑人。刺人忌讳。令人饮恨。不独一己存心不为。并下严禁之令。凡有书作上项情事者。一经查出或告发。立即究办。决不姑宽。云云。间尝自撰律己劝人有一联云。下笔细思。祸国殃民文莫作。开卷省察。救人济世字多书。后龚公九十六岁无病而终。子孙发达。历五世焉。

溺江不死

孟兆熊字翼飞。金陵人也。幼敬字纸。作文劝世。并刻印各种惜字书。功过格。果报录。及文昌帝君。订惜字功罪条律。捐资印送劝世。后孟乘轮赴蜀。行使川江。船忽触礁。未两分钟。船人皆沈溺。独孟于水中似有人托浮江面。旋遇救。得不死。寿亦高大。子孙荣贵。谓非乐善惜字之感应乎。

广惜字福寿康宁

江苏杨州甘泉县高明字厚夫。乏嗣。遂发心立惜字会。收买字纸焚化。惟墙上招贴。如有用水湿透揭下之碎字纸。格外提高价值。并以收字纸多寡定节赏之轻重。雇工莫不争收。境内毫无遗弃。每年如此。生二子。贤孝发达。数世贵显。寿至八十九无病而终。

拾字钞复业

江苏兴化县曾善夫。读而未成。日渐贫穷。遂将祖产之田五顷陆续典尽而亡。妻蒋氏。于夫故后十日生一子。名孤保。八岁丧母。与邻人刘兴隆贩卖青货生理。后见人拾字纸。遂于卖货之暇亦拾字纸焚化。灰送之河。十余年如一日。并不知父母有田典出。年深日久。以为父母卖尽。因焚字纸于家内残书破卷之中。检出古契数纸。共田五顷。坐落某某处。又于拾字纸时拾得钞票一卷。疑有人遗失。守之两日。并无人问。归而检阅。乃拾圆壹张。洋五千元。遂请人赎田一二契。越数年聚有花息。又赎数契。五六年间完全复业。开张海货店。立字纸会收买字纸。每年倾助若干。娶妻贤淑。生子聪明。此因惜字而得契复业。天道福善诚信然也。

削皮糊窗割肉抹桌

兖州南乡吴福。有才名。不惜字纸。抹桌糊窗。抹后弃之于地。所作文稿誊后。将稿嚼烂吐之。友人劝戒。反笑为迂。其妻吉氏。小学毕业。性劣而恶。有雇工昌五。有戒杀放生图说一本。愿刻印送人。不时看诵。吴吉氏知其意。大怒。暗将图说扯碎。藏之秽处。昌五旬之不见。又不敢问。只得饮恨吞声。暗求速报。不数月主人吴福。偶得疯颠之病。语人曰。我不惜字。今显报矣。我糊窗抹桌嚼稿吐之。今上天教我削皮糊窗。割肉抹桌。嚼舌吐地。言罢。用厨刀自削胸前之皮。贴在窗前。以偿用字纸糊窗之报。又将膀腿之肉割下。放在桌上两手擦抹。曰。此我用字纸抹桌之报。旋嚼其舌吐于秽地而亡。其妻本女界中文明人。乃闭其门。恐有人知之。俟夫死后。收拾停当。开门发丧。又逾一月。吴吉氏不知悔过。反好杀生。一日睡梦中有人示曰。派汝遭化蛆虫之报。迨醒后。遂将家内余资付昌五曰。我杀生过重。又毁放生书籍。投于秽处。我今应化蛆虫恶报。言罢周身肿溃。未几腐化蛆虫。医治不灵。后乃死。昌五为之办理合葬。讵葬后。雷火又烧其屋。昌五将所余之资。尽刻果报录。与放生文。旋即归里。生五子。俱大富。

亵字雷诛

天长县胡氏爱卿。系女性。高小毕业。自许与同学秦占魁字效梅。六合人也。胡之父母听其女之恋爱。自行择嫁。及至秦家。不敬字纸。凡衬箱底。包小衣。垫裤袜。俱用报纸。意者免蛀。翁姑止之不听。反笑为迂腐。尤奇者。经期亦用报纸拭秽。一日云起雷震。提出胡氏女于闹市。火焚其身。褂裤均没。惟下身之血报纸犹存。死后。其姑将其箱内报纸所包之小衣裤袜。示于众曰。吾门不幸。娶此不敬字纸之媳。遭雷火之报也。愿世之为妇女者。勿效吾媳所为。善莫大焉。

手中印字两目失明

无锡有祁其者。家道小康。新开浴堂。专尚时髦。所用毛巾。多印浴室字号于上。洗浴者取巾下池。由头至脚洗涤。不敬字迹。达于极点。闲有老诚人劝止。答曰。防人窃之。以此为记。其人又曰。于毛巾上缺一角。或两角。或三角。或用红点红圈。或花样。均堪为记。何必污秽字迹。浴室之主非但不信。反笑为迂。仍旧印字。其后该主人目疾。不一年二目失明。妻子恶疮。女为娼妓。家渐穷困。手巾印字者曷鉴诸。

鞋底印字恶疾夭之

苏州泰和公司皮鞋厂。以橡胶制造男女新式文明皮鞋。该公司经理为山东栖霞县人氏。姓王名安乐字子平。不重字迹。首创男女鞋底模印字号为记。践踏污秽。已造其极。不数载。王忽脚患肿毒。湿气流注。臭不可闻。同人厌恶。毒发。拘孪腿筋吊。瘫痪难行。又患中风。半身不遂。医药罔效。未几。名登鬼箓。身作古人。时年方三十也。生一子甚贫穷。世之鞋底印字者。其速改之。

惜字赐生贵子

山东历城县陈立基字孝根。年四十余膝下空虚。路见字纸必拾归。香水洗涤。晒干焚之。又见女子用废书夹线。乃以素纸订册换之。无钱则典质。朔望焚之。多则十日或五日一焚。灰置大河。或埋净土。行之六七年。一夜梦中见有一人来请。行之一所。形同文庙。宣圣端坐殿上。陈乃匍匐叩首。宣圣下坐笑而握手曰。君惜字纸有功。吾门中选一人为尔子。昌大门楣。以见天之崇德报功。毫发不爽。仍令人送还。时已达旦。厥后妻忽有孕。果生一子。天资过人。颇擅文誉。人仰之如泰山北斗。后甚显达。

按此如宋之王曾。因其父敬惜字纸。后梦宣圣示兆。以曾参分性托生。后果生子。故名曰曾。身极显贵。名垂青史。足征天之报施。古今如出一辙。愿世人仿而行之。则亦必如王陈两氏之获报焉。

毁淫书得宝换相

冀州张青年学子。少孤穷。闲游新书局。问何书可观。该局经理即以风流词曲爱情小说与之。张阅罢叹曰。此书直接害青年。间接害国家。非毁不可。问所值及种类。该局出书名价目表示之。青年归以告母。索钱买书。母以为需用之书。钗钏与之。而焚于该局门外。母闻大骇。后青年于家中字纸灰内得元宝两只。持以奉母。母喜曰。吾子焚淫书而得金。后必有福。后一夜青年梦一人与之言。谓尔相貌不贵。因尔毁淫书。 玄灵玉帝命吾为尔改贵相。他日毋负初心。遂用手向青年面上一枺而去。形貌顿异。非凡相也。后果显贵。附录袁了凡曰。青年能取淫秽邪书恶状及谤书焚化者。得子孙忠孝节义报。好阅淫词小说与圣贤书并藏者。得子孙淫佚报。编淫词。子孙娼优下贱报。作践经书。子孙痴愚报。引经书语作谐谑话柄。转世喑哑报。

送子到两口惜字家

热河吕旺。妻韦氏。四十无子。虽家贫不能行善。然平素喜拾字纸。污者韦氏洗净。焚送清流。恒久不懈。夜忽有人敲门。问谁。答曰送子到两口惜字家也。吕闻之初不解其意。启户寂然。后果生二子。家小康。一子见庙内残碑卧地。旁列溺 。字迹污亵。归告其母。出资移碑。置之洁处。一子于道旁厕所小菜厂垃圾桶堆粪坑。处处留心。遇字必拾回洗晒。一日天井内拾得红纸一方。上书雷字。其弟于屋内亦拾得红纸。上书朱衣点。母闻之喜曰。此佳兆也。天佑惜字。必有平地一声雷。朱衣暗点头之报也。其父专收买字纸。令二子入学校插班。后二子均发达。孙亦能继志。书香不绝。

惜字消灾免劫

登州胡斌。惜字聚灰。乘船送海。路遇少女同行。斌则庄严容止。目不睨视。女曰。吾奉命至汝家。因汝有惜字之功。应烧其半。今见尔品行端正。吾奏免回禄。言已不见。斌至家。倍勤惜。后与妻子同舟到某县赴任。忽遇匪船十余只。匪徒数十名。来劫斌船。斌惧甚。正战慓间。突见船头有金甲神。手持武器指挥。匪船顿窜。神亦不见。斌即叩首谢恩。接任后。劝谕惜字

惜字延寿

芜湖邓万琪。多方惜字。遇道路遗弃。拾投字簏。与碗磁有字。拾埋净土。遇草纸边有字迹。则翦焚之。见人作践坐卧字上。必婉转劝戒。而于布上鞋里字戳。则请改花样。一日邓忽患病。梦文昌帝君颁饬令一道。内称不惜字纸罪律。如灭字翦字坐字踏字嚼字撕字。污秽书籍。卧榻秽亵。书本夹线等等。天律有专条。作践者均有显。而敬惜者亦有酬庸。如汝敬惜字纸。延寿三纪。广劝同志合力行之。并募捐收买。多订白字本换贫家针书夹。随处随地。吉神护佑。其速行毋违。特谕。万琪看毕乃苏。后竟勿药而愈。益加奋勉。矢志进行。儿孙绕膝。家亦饶裕。

工友惜字福报

镇江丹徒县大路镇赵业丰。家贫业烟工友。常以不识字为恨。每见断简残篇片纸只字。惜如命脉。拾而焚之。灰送长江。一日拾得钞票五十张。每张俱五元。遂自开小烟店于江都县。烟纸不用字号。烟名以花样别之。如桂兰则画芝兰。仙鹤则画白鹤之类。包铜元银元及裹物。均用素纸。生意盛极。捐资收买字纸焚化。厥后竟能识通文。妻戴氏。亦贤淑。劝夫广行众善。生六子。孙二十。又开分店于淮阳各县。每号资本多丰盈。寿享八十三岁。此岂非惜字福报之征欤。

欢迎翻印 广种福田 劝世经典 流通善书


【转帖即为法布施,功德无量】出处参考:http://www.foyuan.net/article-846245-2.html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我要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