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平台
查看: 1148|回复: 0

“南京人家”

62

主题

174

帖子

56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68
大银鱼 发表于 2015-3-21 00:4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大银鱼 于 2015-3-21 00:41 编辑
“南京人家”

友聚

  鸭子的做法有很多种,吃法都差不多,就是直接往嘴里送。具体能咀嚼出味道的,并且可以说出个一二三的,一个是雅士一个是讲究的人,也就是经历过大世面,什么都行都懂的人。


  我吃鸭子没那么些形容词,放嘴里一嚼,嗯,有咸淡儿。再品咂一下的话,能说出来的词儿就是:比吃青菜香哦。

  昨天吃的鸭子别有风味,是南京板鸭。南京板鸭又分两种,一种是腊板一种是春板。腊板经过风干的时间长,春板现做现吃。还有一种是桂花鸭,也就是盐水鸭,意思跟春板鸭都一样。无论哪种鸭子,一沾上“贡”字就有名堂了,一沾上“桂花”就挨着文化。反正具体也考证不出是哪朝的皇帝喜欢吃,下里巴人听见说,愿赶时髦,也为知道上层领域到底吃什么,什么味,宁可多花几吊也要尝尝。我们普通人的心态无可厚非,争异求变是潮流。但深想一下,皇帝老儿要是整天守着鸭子胡吃海嚼的,那这个皇帝白给也不做,宁可当个厨子,名头赫亮的“大师傅”。

  拿皇帝当招牌是开放以后的事,早前要拿毛家风味做招牌,保证非死即伤,伤的还不能轻。毛家人什么时候做过红烧肉?爱新觉罗氏什么时候烧过酒?如同跟“桂花”一搭上透着文化一样,会瞪起眼睛骗人,那就是文化,那就是广告招租。不服不行。

  很久没聚的朋友们,由老友丛军邀约,三九东北区负责人王家斌老弟宴请,相会于“南京人家”。席间,卢林拿出近期到手的一个经折装拓片,看着像是“淳化阁帖”的一部分,和小禹老弟一起欣赏了。小禹行伍出身,藏碑拓10多年,过眼宝贝无数,比我眼力强,一致认为是木板拓刷。虽然很普通的拓片,看它折开的背面,却玄机其中。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,中规顶范,老墨横陈。从诗词夹杂纪事,如果细细铺展,抽丝剥茧一番的话,备不住发见一段史实,也说不定。好文的人喜欢和唠得开心的,大多离不开这个,发掘平凡里未知的事物,展示给更多的同好。一乐也。

  共推周维新仁兄首席,岁数大是一方面,故宫里开了大半辈子工资,红墙里面的人,每天上班是正常工作,门票都省了,节约多少钱哦。另一方面,大哥也不是白当的。他所从事和挥笔的书法篆刻,艺术国画,鉴定叙史,多有造诣,格在人前。加之他宽厚达观,绝对是这个圈子的尊长。

  初兄就不说了,人中翘楚,贩书者不犯赘言。陪坐其旁的一位兄长,真是才情毕现,满座讶惊,出口成章文思涓涌。友朋聚会的席上,多几位这样的,算得上是文化爱好者的福份。


文延


  桌上仁兄对他刚出版的书中一句“直性狭中”,至今耿耿。说被编审改成了剑侠豪侠的“侠”,文化里透着无奈。大侠,是有担当的君子巾帼的意思,而此“狭”的注解是小心眼子,放在嵇康给山涛的绝交书里,实际上是个谦辞。白话翻译就是:我本来就小心眼子,害怕事儿,请你不要推荐我当领导,行不行?!实际上,嵇康后面还有话,这只是“承题”文直接顺进“入题”文。尽管那时还没开始八股。嵇康跟着说的是:你不好意思一个人去当官,拉着我跟你作陪,就像厨师羞于一个人前去上灶一样,再找个人拎刀,也让我沾一身血腥。


   这个出处我上学时老师讲过,那时候让我默记,现在也都随着撩摊的寒风刮飞了。不过,被在这场合提起来,一下子让我联想起来很多。顺这个文会再延伸,回忆一下个人心路也算盐水鸭没白吃,鼓捣出一个记叙文。记得老师说是1479个字,我闲得没事,白话前面几个字。晋朝到现在也快两千年了,文章不硬通的话,早淹没了。还是人性高贵的一面被几代人所认同的:

“以前看的书,以为可以有兼济天下并且耿直的人是不可能的,现在信了。性格决定命运,勉强不得。”

“都说有种人能忍受,表面跟普通人一样,内心里却坚持正道,世俗同流也很平常,这是tmd空话。老子庄周要学,虽然他们低下;柳下惠东方朔挺敞亮,也安于卑贱的,我不配评论!孔子追求爱和无私,为求道义,赶个破车也没觉得羞愧。子文根本就不想做相,却三次坐上高位,它具备君子拯救的心。”

“古人说,达能兼善而不渝,穷则自得而无闷。(就是说,你牛逼的时候也不改变善的本意,你落魄的时候还能自己找乐而不苦闷。)”

“尧舜当皇帝;许由隐居;张良助刘邦;接舆劝孔子回家,处世的道。这些人实现了他们的目标。虽然道路不同,却是按自己本性做的,灵魂有归处。”

“争权无非为个官位,进去了就出不来。隐居的人其实为个名声,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“季札崇拜子臧高尚,司马相如爱慕蔺相如气节,无非自己的志向与他们一样,没法勉强没法改变。”

“看尚子平和台孝威传,对这二人钦羡佩服。常拿他们和自己对比。”

介绍自己的家事对自己的影响,略。

“阮籍不议论别人,我学不来。他的厚道超过了一般人,没有一点伤害别人的心,就是好喝点酒。也算不上什么缺点。就这样,还有一帮装犊子的攻击他,跟结仇似的恨他,若不是有个将军护着他,早完了。”


……  ……

情殇

翠竹溪水边
七贤岂等闲
放歌生命里
再无广陵散

     今天回忆起老师朗诵时那种悲壮,真是孤独。用“大江东去”“长歌当哭”什么的句子,难以形容无人理解的悲哀。那个时候我们都还是学生啊,如今学生已经通过努力创造出来了悲壮与孤独,也多化成了悲哀了,“烛明香暗画楼深,满鬓清霜残雪思难禁”。


  历代文人雅士都知道,绝交书不是为了绝交,嵇康只是为了保护他最默契的哥们,为他翻盘做一番解释工作。巨源哪里知道皇帝最最讨厌的就是嵇康,不合作不说,还领头扯事不给当皇帝的面子,推荐嵇康就是他自己往火盆里跳哇。他故意留些罪证是为了巨源活下来,并且会活的更好。他,做到了。巨源活下来,也做到了。他把嵇康的儿女延揽身边,关怀备至,直至女儿出嫁,儿子居于庙堂之上。文帝司马昭也算大度,没给他灭门。

  羊角哀左伯桃,楚文王承接的是一双生命的智慧,“两死何如一生可”的境界,只给懂的人当成圭臬;

  钟子期俞伯牙,高山流水岔路人家。“摔破瑶琴凤尾寒”,孤坟素手只对一人弹。友谊被商业成为了广告,高尚的“知音”俩字成为客套。
  

  嵇康山涛们也许还有,我在追求着见到。




    前几天老婆的微信里出个笑话:阎王让两个哥们其中的一个去死,条件是猜拳,赢的活。活的抱着死的哭着说:不是说好了都出石头么?!活的哥们出的是剪子。


告诉老婆:有那么可笑吗?我就是那剪子。

   软软的鸭皮至今还有回味,一口酒没喝就对了,送伊丹回家后,真有查酒驾,小禹在车里伸大拇指夸哥们:“你有福”。丛军为了所有的人都融洽,从没沾过酒的人也拿起了红酒,干杯!都懂就都醉了。谢谢哦。



结思


   张兄元林斟酒倒茶,忙碌着为弟弟妹妹们降尊纡贵;亢云杰兄大半年未见,只顾得遍加微信。他的书法里又多了一丝硬朗,带着武士风,细品也够启功仲季了。

   家斌老弟桌上谦虚:我是卖药圈里文笔最好的,文人圈里卖药最好的。小禹也跟着谦虚:我是文人圈里打枪最好的,军队圈里文笔最好的。小禹不知道,现在到哪打枪去?别说文人,什么人也不让打枪啊。所以,你在哪方面都是最棒的。

  上面这两位的谦虚其实是有历史的,40年代钱锺书就写过。有自嘲也有无奈,不过我们把它简化了用而已。他那个深刻,谁让咱们没长那样的哲学脑袋瓜子。

  “蝙蝠碰见鸟就充作鸟,碰见兽就充作兽。人比蝙蝠就聪明多了。他会把蝙蝠的方法反过来施用:在鸟类里偏要充兽,表示脚踏实地;在兽类里偏要充鸟,表示高超出世,向武人卖弄风雅,向文人装作英雄;在上流社会里他是又穷又硬的平民,到了平民中间,他又是屈尊下顾的文化份子:这当然不是蝙蝠,这只是——人。”

   这可是真的大师最薄的一本书了,现在买的新出版本,也才65页。20年前翻它,只记住这么一段话,至今受用。他非得让人有境界,他就先来扒他自己,因为他是文化人。所以,悠闲地把书名起成《写在人生的边上》。有股子远距离窥测的味道。

“南京人家”不在南京,是沈阳的一家酒店。服务员不错,桌子也够大。

  再一次谢谢丛军兄和家斌老弟!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我要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