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平台
查看: 119419|回复: 0

古籍普查(含卢林夹批明代明贤书札毛笔字)

90

主题

109

帖子

84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42
沈阳收藏家 发表于 2019-5-6 10:5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沈阳收藏家 于 2019-5-6 10:58 编辑

古籍普查 旧物重光2019-05-06 09:53   
阅览:25    评论:0   


编辑:资讯编辑    来源:人民日报   




  古人写书,常常说藏之名山,留与后世,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为后来人看到。当这些书真的传到了后世,就逐渐成为古籍。
  散落在中华大地上的古籍是很多的,有些为我们所知,有些却如珠玉埋没于泥土中,光芒不为人所见。而且,上了年月的古籍要保存,条件很苛刻,如果湿度温度不合宜,就有可能造成永久性损毁……如此种种,给当代人设了一个难题:前人把书留下来了,而我们是否能发现它、保管它,以至于学习与运用?
  古籍普查,帮助我们回答了这个难题。自从“中华古籍保护计划”实施以来,全国古籍普查工作就在有条不紊地展开。最近,第四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和“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”在京公布,189家藏书单位的1516部古籍入选其中,一些新发现的古籍走入我们的视野。
  古籍普查常会邂逅意外惊喜
  陈洪绶,号老莲,明末清初人,以画人物见长,与北方画坛高手崔子忠齐名,被时人称之为“南陈北崔”。明天启初刻本陈老莲的《水浒叶子》,是极负盛名的版画杰作,其上的水浒人物形象逼真、各具性格、豪气满怀、呼之欲出。历来的文人雅士、美术家、版画家无不想一睹其真。这部《水浒叶子》的原刊本据说为李一氓先生收藏,但后来李一氓把自己的藏书分为三份,一份赠给北京图书馆,一份赠给四川家乡,一份留给自己使用。这样一来,那部原刊本《水浒叶子》便不知所终。直到30多年后,随着全国古籍普查工作的逐渐铺开,事情才重新有了眉目——从四川省图书馆报来了这部原刊本《水浒叶子》。自此以后,这部珍贵的古籍才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,并被收入第三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之中。
 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在被录入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的珍贵古籍中,有不少都曾因为各种原因散落民间,有的甚至一度被弃置一旁无人识,命运岌岌可危,徐州的宋刻本朱熹《四书章句集注》便是这样一颗沧海遗珠。
  徐州地处江苏最北缘,汪伪政权曾于此设立苏淮特别区行政公署,时任行政区长官的老牌汉奸郝鹏为粉饰太平,委托张伯英在北京琉璃厂搜购古籍,用以充实1932年即已存在的徐州民众图书馆。据说,当时北京琉璃厂有一家书铺经营有年,存货不少,经张伯英中间斡旋,这家书铺的全部存书都被买往徐州——当年汉奸的粉饰太平之举,却阴差阳错地为徐州市图书馆留下了一笔丰富的馆藏。这部《四书章句集注》便匿于其中。徐州解放后,由于人力、物力的限制,徐州市图书馆的不少珍贵古籍来不及整理,被长期搁置一旁,直到近年才被古籍管理人员重新发现,找出了这部《四书章句集注》的散册,终成完帙。
  徐州的这部《四书章句集注》字体端庄、纸张莹润、墨色清纯,一派宋版书气象。其印纸是由三层薄纸粘裱在一起之后才行刷印的,由于纸薄,刷印时透墨,使第二层、第三层也透印出字迹——这种以三层薄纸粘裱在一起再行刷印的书叶,过去在宋版书中还未曾见过。
  贵在学术价值与版本价值
  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主任李致忠介绍,新发现古籍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,一个是版本价值,一个是学术价值。所谓版本价值,即发现了一些新的,或是仅被记载于史料却从未见到实物的古籍;而学术价值则是指在这些古籍的帮助之下,我国某些方面的学术研究取得了新的突破。
  北宋初年,由朝廷主持在益州(今成都)刊刻的释家大藏,是我国第一部印本大藏经,被称为《北宋官版大藏经》或《蜀藏》。因刊刻于北宋太祖开宝年间,故又名《开宝藏》,共有5000卷。《开宝藏》以书法端丽严谨、雕刻精良著称。1000多年过去了,据说全世界仅存12卷,因此,每发现一件,都被视为吉光片羽、鲁殿灵光。
  中国国家图书馆曾于三四年前入藏了一卷《开宝藏》,此次普查中又陆续发现了一些不曾见诸著录的零卷,包括北京法源寺的一卷和山西高平的两卷,其中又以在高平发现的尤为珍贵。李致忠介绍,在高平发现的《妙法莲华经》其中一卷后面的开宝四年的年款恰好印证了“开宝四年政府派高品官员往益监雕大藏经”的文献记载,这是首次以实物形式证明了大藏经确切的开雕年份。这些发现,为研究我国第一部雕版佛教大藏印刷史提供了新的实物证据,对我国出版史、藏书史的研究都弥足珍贵。
  金陵本《本草纲目》亦是一例。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的传世巨著《本草纲目》世人皆知。明万历二十一年(1593年)金陵胡承龙刻本(“金陵本”)是《本草纲目》的最早版本,也是经过李氏家族亲自校订过的原始刊本,极为稀罕。此前,“金陵本”在海内外共存全帙8部,残卷4部,在中国国内只藏2部。在第三批古籍普查申报中,竟然出现了由私人申报的白河书斋藏本。据专家鉴定,此为中国民间收藏的唯一一部金陵本全本。这一发现使金陵本《本草纲目》的世界存量增加到9部,国内全本增加到3部,意义重大。
  更多的藏书单位加入普查
  像徐州市图书馆这样的藏书单位,全国其实还有不少,虽然地处一隅,但是藏书不乏珍品,甚至还有异常珍贵的孤本。这几年的古籍普查中,一些地方图书馆、博物馆因为所藏古籍量大质优,被先后评为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。此外,还有芷兰斋、元雨轩、济南周晶、洛阳白河书斋、缘督室等许多私家收藏,申报的古籍也是异彩纷呈,让人大开眼界。尤为可贵的是,在申报评审中,涵盖的不仅仅是传统意义的汉文善本古籍,更包括简帛文献、敦煌遗书、碑帖拓本、古旧地图等特藏文献,以及少数民族文字古籍和其他文字的珍贵古籍。
  随着越来越多的藏书单位走进人们的视野,这些机构的价值也在被重新估量。事实上,古籍普查工作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新发现了多少珍贵古本,而是让更多的藏书机构一同加入到古籍保护与研究的行列中来,同时让古籍保护的观念深入人心。“我有一个观点,古籍保护未必一定要十分集中,有时候分散保存也是一个战略考虑。”李致忠介绍说,对珍贵古籍过于集中的保存不但风险过大,在古籍的运输过程中也会产生较高的成本,而本次对地方单位的评审和登记的过程,恰是一个为我国古籍保护工作输入新鲜血液的绝佳机会。
  相信随着古籍普查工作的继续深入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古籍保护与研究的队伍中来,为传承前人的智慧、赓续文化的薪火,做出贡献。(张健、申茜)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我要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