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平台
查看: 406|回复: 1

求神于素雅,放笔于清新——徐春雷花鸟国画艺术

72

主题

9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沈阳收藏家 发表于 2018-9-1 10:53:4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沈阳收藏家 于 2018-9-1 10:53 编辑

徐春雷,辽宁沈阳人,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同泽书画研究院理事。


徐春雷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类美术活动,通过自己的努力创新艺术,其作品《山茶花》、《寒梅图》、《迎春图》等分别入选国家、省、市美展,多幅作品载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、世界书画名录、当代书画名家精美大典,各类媒体多次专题报道十几幅作品,在社会上有了一定的影响。其许多作品被国家文化部门和国内外友人所收藏。

就绘画风格来说,传统花鸟画可分为三类,即工丽、简远与意趣。工丽一派以黄鉴为代表,勾勒填彩,浓艳新细;简远一派以徐熙为代表,没骨渍染,轻淡细微;意趣一派则又分为墨染之殷仲容,白描之赵孟坚。“黄资富贵,徐制野逸”,这已成画界的传统定论,被称为正派;至于意趣,则属别派了。20世纪以来,这种正派别派,工丽简远的分法早已被打破,传统的画技及花鸟体验虽仍被延续,但彼此融合之势已成必然,各方画家都在总体融合中求一己风格,这便是根于传统而又百花齐放。

中国画讲传神写意,花鸟画也是如此。从某种意义说,画就是画家对于人生对于艺术理解形象表现,这样的理解见于具体的艺术创作,就有了作品的写意与立象。

《紫气东来》这是富贵吉祥的画题,功名利禄对于超然脱俗之人,便总免不了一些污垢浑浊之感,对这类画题的传统处理,自然便要红紫耀眼;作者却反势而行,只是布之以轻墨淡紫,梳笔粗勾,又使两只麻雀立于枝头,质朴生动,脱俗清纯之意,便从这市俗的画题中油然生出。新,既指花鸟的生机盎然,它是对于画家生命力的激发,同时,这又指由惯常的花鸟自然中开掘新意,立出有创造性的花鸟之像。

《长寿图》以桃喻寿,这是惯常,但以桃红乍现的青桃喻寿,就颇有新意了。寿者,岁也,对晚年暮岁者方有祝寿贺寿之礼,因此,晚岁而青春,比起晚岁而安康显然那贺意更胜一筹。

《海棠双雀》粗笔勾勒疏枝,简约裹束,设墨于自然渐浓之间,点红轻抹,推出簇拥素花,黄蕊数笔,断出花瓣层次,犹见出淡薄趣味的是那两只飞雀与立于枝头的另一只观雀,题名双雀却一观而两飞,于是,观雀为宾飞雀为主,主宾相应,构成一幅难得的淡趣创意图。

《花魁》这是一个艳名画题,常用大红大绿以凸显华贵之态。作者却剑锋偏走,弃花魁之华贵而渲染其灿烂,灿烂是生机的外观,光亮耀眼,表达了花魁之魁不在贵而在生,不在华而在敛——敛却芳华振众萼,再扶之以微枯花叶,敛而振的感受便更新了花魁的传统主题。

《花开富贵》浓淡相间地勾之以素墨,淡叶配淡花,数点黄蕊,以求层次,使欣赏者不是联想到富贵,而是关注于丽像本身,体味其中的雅致,感动其中的超脱。

《清趣图》白莲墨叶,素像浅淡得有些朦胧,恍若隔雾而观,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面对自然清丽肃然起敬的感受,被不动声色地传达起来。

画境之大,浩若寰宇,人生之达,旷若星空。生活在艺术中,艺术又在人生中,对于生活,对于艺术,都需要不断地融入其中又超乎其外。以这样的境地再去求素雅之格,同样的松竹梅,同样的兰荷菊,也会更有一番深远之味了吧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我要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2

主题

91

帖子

752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52
沈阳收藏家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9-1 14:01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欢迎询价探讨
微信号ebener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