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平台
查看: 486|回复: 0

小讲究

70

主题

87

帖子

736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36
沈阳收藏家 发表于 2017-4-20 06:1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大银鱼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东北古籍资料旧书网




     叶德辉过六十岁生日时,友人一枚做诗三章拜贺,临去前给杨钧过目,杨钧告诉他,快再补一章,否则郋园会不高兴。

    郋园是叶德辉的别号,他骨子里因为太佩服著《说文解字》的许慎,许慎故里又称“郋”,所以起个别号,有钦佩之意,也含着勿忘之情。像极了胡适因佩服其师杜威,也将自己的儿子起名“思杜”一样。

     为什么让这枚友人再加一章,以免叶德辉挑理?杨钧在《草堂之灵-辨吉凶》里记载说:三章属于凶词,从《诗经-黄鸟》三章之后,哀悼的作品都是三章。

     于是,杨钧举例,陆士衡的《薤露行》;潘安仁的《悼亡诗》;陶靖节的《自挽》;元微之的《悼亡》,若读书细心,会发现古人未明说的例法。

     紧跟着文风一转说,方苞因妇人立主,在《经》没有专门条例,就武断地于家庙中不为妇人立主,但《礼经》里可以引证者不可胜数,看来方苞读书粗心,不配把他列在学者之林。

     前面所引的陆机、陶潜、潘岳、元稹之文,尚善凭衷。对方望溪却独存偏思,小章节也才用字一百多,许是针对方望溪妇人一节的狭隘,保有一丝明显的不快。

     杨钧出文,正当清末变革时期,他的激进或许跟时代有关,妇女解放是一场运动,多数士子文人参与其中。

     杨钧是杨度的弟弟,有说他挟私辣毒,对一些文人出语刻薄。如果读《叶德辉传记》的话,配上一套他的《草堂之灵》参照着,会很有滋味。理解叶德辉和敢于评价叶德辉的,我看还算他最中肯。他也算收藏界大鳄级的人物,每一藏品,都有自己的见识与品论,很深刻。

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